• <option id="q8w8w"><bdo id="q8w8w"></bdo></option>
  • <object id="q8w8w"></object>
    <source id="q8w8w"><dd id="q8w8w"></dd></source>
  • <button id="q8w8w"></button>
  • <source id="q8w8w"><optgroup id="q8w8w"></optgroup></source>
    <acronym id="q8w8w"></acronym>
  • <acronym id="q8w8w"></acronym>
  • <option id="q8w8w"><bdo id="q8w8w"></bdo></option>
  • 首頁>新聞資訊>新聞>2019

    中國美術館國際美術作品捐贈與收藏系列: “瓦連金·西多羅夫、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藝術展”開幕

    來源:中國美術館 時間:2019.07.30

      中國美術館729日訊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中俄建交70周年。在這意義非凡的日子里,由中國美術館和俄羅斯美術家協會共同主辦的“中國美術館國際美術作品捐贈與收藏系列:瓦連金·西多羅夫、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藝術展”于2019728日在中國美術館開幕,學術研討會于同日舉行。 

     

    開幕式現場


      出席展覽開幕式的嘉賓有: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屹,俄羅斯駐華大使館參贊、俄羅斯文化中心主任梅利尼科娃·奧莉加,中國美協名譽主席、中央美術學院原院長靳尚誼,中國美協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協副主席吳為山,中國文聯辦公廳主任鄧光輝,中國油畫學會名譽主席、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詹建俊,雕塑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盛楊,雕塑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曹春生,中國美術館黨委書記燕東升,中國國家博物館副館長劉萬鳴,中國美術館副館長安遠遠,中國美術館副館長張晴,中國美術館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張百成等,以及本次展覽的主人俄羅斯美協終身榮譽主席、蘇里科夫美院教授瓦連金·西多羅夫,俄羅斯總統文化藝術顧問、俄羅斯美協主席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吳為山、范迪安分別在開幕式上致辭,西多羅夫、安德烈分別致答謝辭。吳為山向西多羅夫和安德烈頒發捐贈證書。開幕式由安遠遠主持。


    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協副主席吳為山致辭


      吳為山受文化和旅游部黨組書記、部長雒樹剛,黨組成員、副部長李群的委托,向兩位藝術家對中國美術事業和中國美術館的支持表示感謝。他在致辭中講到,西多羅夫先生和安德烈先生是俄羅斯當代最杰出的藝術家之一,他們的作品從偉大的自然和偉大的人類出發,表現了色彩、形體的力量和人文的詩意。古人云“君子不獨樂”,在中俄建交70周年之際,中國美術館舉辦兩位俄羅斯藝術大師的作品展,就是讓中國觀眾來分享這份偉大的創造和崇高的美。


    俄羅斯美協終身榮譽主席、蘇里科夫美院教授瓦連金·西多羅夫致答謝辭


      西多羅夫向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俄羅斯駐中國大使館、中國美術館等中俄各界表示感謝。他講到,他年輕時就已開始了解中國傳統文化,中國傳統文化對他的創作也產生了一定影響。近年來,他與中國藝術家的交流愈發頻繁,與中國同行的友誼是其一生的財富。他表示非常高興能將作品捐贈給中國美術館,讓作品留在中國講述俄羅斯的故事。讓觀眾通過作品感受俄羅斯,愛上俄羅斯,是他最初的創作理想。


    俄羅斯總統文化藝術顧問、俄羅斯美協主席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致答謝辭


      安德烈對展覽主辦方和工作人員表示感謝。他表示,過去幾年他一直努力了解中國,尋求機會來中國舉辦展覽。他認為,中國藝術有兩個主要的趨勢,一方面是保留了中國數千年來古老的傳統文化;另一方面,中國藝術也在積極地吸收世界藝術的新的發展成果。近些年,中俄兩國藝術家之間的溝通不斷,建立了深厚友誼,作為俄羅斯美協主席,他希望能與中國美術界、藝術界進一步合作,讓俄羅斯藝術為更廣大的中國觀眾所熟知。

     

    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致辭


      范迪安代表中國美協和中央美術學院對展覽的成功舉辦表示祝賀。他在致辭中講到,兩位藝術家的藝術所體現的主人和家園、人民和土地的主題,特別讓我們感到親切,他們的創作思想讓人敬佩。同時,他們對中國美術的情感體現了中俄兩國美術界長期以來的友好關系,也表明了要在新時代進一步推動中俄藝術交流的意愿。今天,靳尚誼先生和各位中國藝術家的到來,同樣表明了要在中俄美術交流中繼承優良傳統、開創美好未來的心愿。

     

     

     

     

    中國美術館副館長安遠遠主持開幕式


    嘉賓合影


      瓦連金·米哈伊洛維奇·西多羅夫出生于1928年,油畫家,獲人民畫家稱號,俄羅斯藝術科學院院士,俄羅斯蘇里科夫美院教授、西多羅夫工作室導師,曾履職俄羅斯美術家協會主席23年,2009年成為俄羅斯美術家協會終身榮譽主席。

      卡瓦利丘克·安德烈·尼古拉耶維奇出生于1959年,雕塑家,獲人民畫家稱號,俄羅斯藝術科學院院士,俄羅斯總統文化藝術顧問,俄羅斯美術家協會主席,俄羅斯聯邦公眾院文化分部委員會主席。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在展覽前言中寫到,這兩位藝術家,一位基于對故土的記憶與懷念和對時光的深刻思考,創造出抒情細膩、充滿詩意的藝術語言,營造出安詳靜謐的畫境;另一位對客觀現實世界和微觀世界都充滿強烈的好奇心、高超的表現力,以刀代筆,塑造了契合民族精神和生命張力的典型形象。這次展覽將在柔麗與雄強,純真和靜穆之間演奏出一曲力與美兼具的交響樂,余音繞梁,令人回味無窮。

      西多羅夫和安德烈的藝術皆源自現實主義。西多羅夫在風景油畫中追求東方情調,其作品具有溫暖、抒情的傾向;安德烈從表現現實人物轉向物象的微觀形式探索和精神意義,其作品是靜穆、冷峻的。邵大箴評價道“兩位藝術家的共同特點是對自然、對民族、對生活、對社會都具有濃厚的情感,他們用沉靜的心情進行藝術表現,他們都致力于藝術事業,并在各自的創作領域成就卓著。”

      西多羅夫的油畫具有深沉厚重的審美意象,畫作中纖細的筆觸層層鋪陳,他鐘愛用銀灰色的調子展現俄羅斯鄉村的四季景致,天空低沉,大地遼闊,讓人想起俄羅斯詩人葉賽寧的田園詩。他的作品于平凡中見詩意,于單純中見情致,像一首首對俄羅斯鄉村田園生活的詠嘆調,充滿了對故鄉的眷戀之情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給人帶來內心的平靜。他對土地的熱愛,對生命生生不息的頌贊這一主題切中了人類共同的情感因素和文化母題——故土與思鄉。

      安德烈作品題材涉獵廣博,收放自如,從具象到抽象,從宏觀到微觀,從傳統到現代,進行了積極的探索實驗并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他塑造了眾多大型室外紀念碑式雕塑作品,既有個人肖像也有俄羅斯人民集體群像的生動寫照,映射出俄羅斯莊嚴靜穆、堅韌不屈的民族精神。他的動物雕塑作品充滿激昂的動感和雄健原始的力量感,給觀者帶來健美、雄強的審美意趣。與此同時,安德烈對當代藝術的發展和趨向非常敏感,他通過觀察高倍顯微鏡下的微觀世界,感知生命的多樣性和結構的復雜性。

      此次展覽共展出作品58件,其中油畫24幅,雕塑34件。藉此展覽之際,兩位藝術家向中國美術館捐贈作品12件,其中有5件西多羅夫的油畫作品,7件卡安德烈的雕塑作品,將作為珍貴的國際藝術財富永久收藏在中國美術館。“這是中俄兩國文化藝術交流成果和深厚友誼的見證。相信此次展覽和捐贈作品將產生更大的社會效應,為中俄文化交流的持續發展做出貢獻,并在未來兩國的人文交流中產生深遠影響。”吳為山說。

      展覽呈現在中國美術館13-17號展廳,將展出至811日(周一閉館)。


     

     

     

     

     

     

     

     

     

    展廳現場


    前言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恰逢中俄建交70周年。今年對于中俄兩國都是意義非凡的一年,既是見證深厚友誼的里程碑,又是在新的高度上取得更深入合作交流的起點。在這美好的時刻,舉辦“瓦連金?西多羅夫、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藝術展”,可以說對進一步促進中俄藝術家心靈的互通,情感的共融,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西多羅夫和安德烈兩位先生長期致力于俄羅斯藝術事業的發展,均獲“人民藝術家”“俄羅斯藝術科學院院士”等榮譽稱號,并相繼任俄羅斯美協主席33年,在文化藝術諸領域成就卓著,影響遠超俄羅斯聯邦的疆土。兩位先生的藝術均立足于現實主義,從寫實入手,建立了主觀與客觀之間的對話,以自己的情感、觀念和哲學思考對藝術對象進行取舍、概括,以主體之神思妙繪客體之物象,達到了內容和形式并舉,真實與詩意并存的藝術境界。

      俄羅斯著名油畫家瓦連金·米哈伊洛維奇·西多羅夫曾擔任俄羅斯美術家協會主席23年,2009年成為俄羅斯美術家協會終身榮譽主席。他出生于1928年,歲月靜靜流淌將近一個世紀,在跌宕起伏的歷史進程中,沉淀出藝術家平靜怡悅的心境。他的作品幾乎很少描繪高山大川的雄奇險峻,而是始終圍繞俄羅斯鄉村的田園生活而闡發。他的筆下天空蔚藍,朵朵白云如夢似幻,俄羅斯古老的大地綿延伸向遠方,廣袤遼遠,將觀者的視線和心緒引向遠方,展現出俄羅斯幅員遼闊、地廣人稀、景色壯美的自然特征。他的創作并不是單純的對景寫生,而是在相當長的時間里觀察、記憶、感悟,自然而然地達到抒寫的藝術狀態,抒情是其作品的主旋律。溫和細膩的色彩,層層鋪陳的近于平涂的細密筆觸,于大面積色塊之中見豐富精致的細微變化,畫面洋溢著裝飾性意趣,平易近人,他筆下的普通鄉村生活充滿蓊郁清新的詩意。對土地深切的熱愛,把愛和生命延續,這是西多羅夫最為關注,并且一再表現的主題,這個主題奠定了他的藝術高度。

      文學性、抒情性、敘事性是俄羅斯藝術的重要特征。西多羅夫的藝術中所表現的河流、樹林、鄉村,令人一下子感覺其中仿佛有故事,它使觀眾在對畫面形式產生審美愉悅之際,勾起淡淡的鄉愁……毫無疑問,作者胸中的詩情伴隨著眼前的陽光與筆下的色彩進入了化境。風景,是人精神的對象化,在偉大的自然與心靈之間,西多羅夫描繪了一道最美麗的彩虹,那就是他豐富而動人心弦的作品。他的這些風景畫遙接了歐洲有史以來諸大師對自然的認識與形式的創造,也進入中國觀眾的詩性審美經驗范疇。

      著名雕塑家卡瓦利丘克·安德烈·尼古拉耶維奇出生于1959年,現任俄羅斯美術家協會主席,俄羅斯總統文化藝術顧問,俄羅斯聯邦公眾院文化分部委員會主席。在40多年的創作活動中,他在俄羅斯、歐洲和亞洲創作并制作了60多組大型室外紀念碑式雕塑作品,造型雄厚,體塊嚴整,線條爽利,氣勢恢宏。他非常注重雕塑與雕塑之間,雕塑與周圍環境之間的呼應關系,和諧統一,渾然一體。對主題、形象和心理的高度認知,使他的作品不僅富于學院派的精確嚴謹,傳統派的古典高雅,更能突顯俄羅斯人民的精神風貌和民族氣質。如《第一次世界大戰英雄紀念碑》《全俄皇帝亞歷山大三世紀念碑》《普希金紀念碑》等等,既是個人肖像也是俄羅斯人民集體群像的生動寫照,映射出莊嚴靜穆、堅韌不屈的民族精神。他的藝術風格非常鮮明,往往從內在發出一種特殊的聲音,是藝術家的心聲,亦或是藝術家賦予雕塑的生命之音。他的《切爾諾貝利受害者紀念碑》是關于核電站悲劇主題的最佳作品之一,這件雕塑極富藝術表現力和視覺沖擊力,是20世紀末俄羅斯雕塑中最具紀念意義的藝術作品之一,在悲劇基調中涌動著生命的張力和人文主義關懷。他的動物雕塑作品往往表現駿馬、猛禽、猛獸,同樣具有紀念碑性,形象鮮活生動,動態自然逼真,充滿激昂的動感和雄健原始的力量感,給觀者帶來健美、雄強的審美意趣。與此同時,安德烈對當代藝術的發展和趨向非常敏感,近年來,他的關注視角從宏觀的現實世界轉向微觀的人體內環境,表現染色體、細菌、人體細胞等高倍顯微鏡下的微觀世界,并運用動態照明等現代科學技術,賦予其形式的多樣性和結構的復雜性,增強對細胞結構的生命感知。安德烈的藝術作品題材廣泛,收放自如,從具象到抽象,從宏觀到微觀,從傳統到現代,進行了積極的探索實驗并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

      這兩位藝術家,一位基于對故土的記憶與懷念和對時光的深刻思考,創造出抒情細膩、充滿詩意的藝術語言,營造出安詳靜謐的畫境;另一位對客觀現實世界和微觀世界都充滿強烈的好奇心和高超的表現力,以刀代筆,塑造了契合民族精神和生命張力的典型形象。這次展覽將在柔麗與雄強,純真和靜穆之間演奏出一曲力與美兼具的交響樂,余音繞梁,令人回味無窮。藉此展覽之際,兩位藝術家向中國美術館捐贈作品12件,其中西多羅夫油畫作品5件,安德烈雕塑作品7件,作為中國美術館珍貴的國際藝術財富永久收藏,是中俄兩國文化藝術交流成果和深厚友誼的見證。

      相信此次展覽和捐贈作品將產生更大的社會效應,必將引起中俄文化交流的持續發展,并在未來兩國的人文交流中產生深遠影響。

                   中國美術館館長 吳為山

                          20197


    作品欣賞



    《春天在山上》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布面油彩  85×100cm 1976 中國美術館藏


    《古老的伏爾加河》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布面油彩 95×115cm  2019 中國美術館藏


    《雪化了》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紙板油彩  53×59.5cm 1982 中國美術館藏


    《棉花田(晚上)》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紙板油彩 65×80cm 1972 中國美術館藏


    《安靜的傍晚》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布面油彩  65×78cm 2016 中國美術館藏


    《丁香花開》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紙板油彩 45×58cm 1970


    《葡萄園》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紙板油彩  66×79cm 1972


    《蘋果園》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紙板油彩  67×80cm 1974


    《花園里的最后一場雪》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紙板油彩 52×65cm 1970


    《晚安》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布面油彩 41×51cm 1975


    《晚上在山上》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布面油彩 68×89cm 1976


    《最后的一束光》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紙板油彩 49.5×59cm 1977


    《粉紅色的夜晚》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紙板油彩 65×79cm 1978


    《晴朗的秋日》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布面油彩  85×104cm 1994


    《春天漲潮》 瓦連金?西多羅夫 油畫 布面油彩 85.5×104cm 2002


    40年代的石油工作者》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  52×20×30cm 2017 中國美術館藏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受害者紀念碑1(小稿)》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 53×50×15cm 1989 中國美術館藏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受害者紀念碑2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28×25×6cm  1989


    《列夫·托爾斯泰》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  65×23×18cm 1985 中國美術館藏


    《倫勃朗》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  42×20×16cm 2013 中國美術館藏


    40年代的冶金工作者》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  33×37×15cm 2017 中國美術館藏


    《嬉戲馬》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 67×110×43cm 2018 中國美術館藏


    《戲馬》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  40×83×45cm 2018


    《猛犸象》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55×80×24cm 2018 中國美術館藏


    《猛犸象》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60×100×34cm 2019 

    《疲倦的塔納特》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38×28×27cm 1991


    《唐吉坷德》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34×35×25cm 1998


    《鷹·決斗》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52×78×46cm 2011


    《染色體》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銅、石頭  39×14×9cm 2018


    《神經細胞》 安德烈·卡瓦利丘克 雕塑  31×33×25cm 2018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